笔趣阁_笔趣阁小说网_笔趣阁小说阅读网_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在港综成为神话 > 《在港综成为神话》正文 1353、所谓梁山(万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林冲形象狼狈,一身囚服,右脸颊带着一个刺字,显示着他囚犯的身份,即便是将来能够戴罪立功,他脸上的那个刺字依然讲述着他的过往,不会让他受到任何尊重的。
    鲁智深就不同了,一身僧袍,婴儿拳头大小的佛珠挂在脖子上,手中拿着的是禅杖,口中三字经凭出,除了秃头,以及戒疤看不出来有丝毫和尚的样子。
    鲁智深看到了林冲的双脚因为穿着草鞋,连日的赶路,早已经伤痕累累,鲜血遍布,立即大怒的拎着那几个官差,喊道:“赶紧给我兄弟舔干净了,不然老子杀了你们!”
    林冲此时靠在树上坐着,出声阻拦道:“大哥,大哥,不用了。”
    鲁智深道:“什么不用啊,你以为我是在羞辱他们啊,不是的,我听人讲过,口水是可以消毒的!”
    看到林冲不忍的样子,鲁智深直接将自己手中的禅杖扔到了地上,蹲在了林冲的身边,讲道:“算了,你要是觉着这样是羞辱他们,那我来给你舔干净了,我是你大哥,你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哥给你弄,就不是侮辱了!”
    眼看着鲁智深就要给自己舔脚上的伤口,林冲赶忙阻拦,一旁的许飞见状,直接将鲁智深给拎了起来。
    鲁智深大声道:“许飞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刚刚双方相互介绍,再加上许飞有救林冲的行为,鲁智深直接称呼许飞为兄弟了!
    许飞笑道:“口水能不能消毒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金疮药肯定是能够消毒的!”
    鲁智深一听许飞手中有金疮药,立即开心的大笑起来,激动的讲道:“没想到许兄弟你还带着金疮药呢!”
    许飞笑道:“行走江湖,总是多带点东西,有备无患的好!”
    鲁智深一拍脑袋,大声讲道:“没错,山上的吴军师也是这么讲的,可惜俺没有听在心上。”
    许飞微微一愣,鲁智深口中的吴军师应该就是智多星吴用了。
    许飞不喜宋江,也不喜吴用,本是与晁盖一起劫生辰纲的兄弟,最后却投靠了宋江,许飞不喜欢这样的人。
    许飞蹲在了林冲的旁边,先是在怀里拿出来一张符箓,轻轻一挥,符箓在慢慢的消失,同时一道清泉在符箓消失的地方出现。
    清泉先是洗净了林冲脚上的泥垢与鲜血,然后许飞又拿出来一瓶金疮药其实也不是金疮药,是婷婷调制的疗伤圣药,对于林冲这种外伤有着很好的疗效。
    将药末洒到了林冲的伤口上,许飞又将自己的一处衣角撕了下来,然后缠在了宋江的脚上。
    一股清凉的感觉,瞬间让林冲提神醒脑。
    但林冲与鲁智深两人都没有为此惊讶,而是惊讶许飞竟然会
    “许兄弟,你竟然会道术?”鲁智深激动的讲道。
    许飞点点头,随口讲道:“当年在山上学过几年!”
    “哈哈,公孙胜那个老倌儿要是看到许兄弟你这一手,一定引为知己!”鲁智深得意的讲道。
    看来许飞想的是没错了,这个时候晁盖等人已经上山。
    就是不知道宋江有没有上山了。
    林冲向许飞抱拳道:“许兄弟,多谢!”
    许飞回礼道:“客气了。”
    鲁智深再次开口问道:“许兄弟,你准备去什么地方啊?”
    许飞笑道:“沧州!”
    “哎呀,那不是我林冲兄弟要被发配的地方吗!”鲁智深摸着自己的秃头开心的讲道:“这样一来,咱们路上倒是有伴了!”
    许飞笑道:“能够跟二位同行,倒是不错的事情。”
    鲁智深看着那几个官产,立即大声讲道:“你们几个,赶紧给我兄弟搭一个轿子,伺候不好,老子拍死你们!”
    几名官差那里敢有半点怨言,赶忙开始砍伐树木帮林冲搭轿子!
    完事之后,在许飞的建议下,众人上了官道,鲁智深看到了许飞停在路边的马车。
    许飞本来是想要让林冲上马车的,只是林冲听到有女眷在马车上的时候,便死活不同意了。
    许飞也没有勉强,赶着马车与林冲,鲁智深几人一起朝着沧州的方向前行。
    “大哥,在我家中离开之后,你去了什么地方啊?”林冲坐在那些官差搭的简易的轿子上,有些好奇的向鲁智深问道。
    鲁智深嘿嘿一笑,道:“我上了梁山,交了一帮好兄弟!”
    林冲一愣,道:“大哥,你真的上梁山了?”
    此时的梁山虽然还不是一百零八将齐聚的时候,但实际上在正常人的口中,那也是一个山匪聚集的地方。
    鲁智深不在意的讲道:“没错,其实我与那些兄弟早就已经认识了,不过那个时候你在朝廷当官,我就没有跟你说,现在你都这样了,不如跟我一起上梁山吧,有那么多兄弟在一起,你也可以找高俅报仇了啊!”
    林冲摆手道:“此事不可,个人恩怨是小,国家利益是大,况且我已经答应丞相大人,戴罪立功,我不能的失信于人!”
    鲁智深挠挠头,对于林冲的话,不是很理解,但也明白自己的这个兄弟,现在不想上梁山!
    随即鲁智深看到了旁边的许飞,好奇的问道:“许兄弟,你是做什么营生的,梁山上面皆是我这样的好汉,你若是能够加入,那一定会非常受欢迎的。”
    许飞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只是开口问道:“现在都是谁在梁山上呢?”
    鲁智深立即讲道:“那可是多了,有晁盖大哥,吴用兄弟,公孙胜,刘唐,阮氏三兄弟,对了,现在李逵也在山上呢!”
    果然,只要涉及到港片,就没有不出现魔改这种情况的。
    依照小说中的记载,林冲应该是最早上梁山的,当时山上还有白衣秀士那群人,林冲上山,也不受重用,后来晁盖等人上山,才改变了梁山的情况。
    再然后就是白胜,花荣等人,最后他们劫法场救下宋江,又是一波上山高潮。
    现在的情况却早已经发生了改变,林冲还没有上梁山呢,晁盖等人已经在山上了,就连鲁智深也加入梁山了。
    所以说,港片啊
    “对了,许兄弟,你到底有没有想法上山啊?”鲁智深好奇的问道。
    许飞笑着摆摆手道:“也许将来会去山上拜访各位,但要说上山,那还是算了!”
    鲁智深问道:“许兄弟,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梁山啊?”
    许飞道:“怎么会呢,梁山上大部分的兄弟还是好汉的,只不过有的时候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锅粥的!”
    鲁智深此时就越发的不满了,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林冲却又开口了!
    “许兄弟,我看你不管是武学,还是道术,都有着不俗的修为,不如我给丞相大人写一封信,举荐你去朝廷做官,也可以一展生平所学,为国为民做些事情如何?”
    许飞哈哈一笑,道:“然后就落得林大哥你这样的被发配的命运吗?”
    林冲神情一滞,鲁智深在旁开口道:“许兄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兄弟也是被奸臣所害,身不由己啊!”
    许飞点点头道:“奸臣当道,确实无奈,这便是我不想当官的原因,在此时的朝廷想要做些事情实在是太难了,与其跟他们勾心斗角,不如直接杀了便是了!”
    “什么?”林冲与鲁智深两人皆是一愣,谁也没想道许飞竟然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许兄弟,你是想要?”鲁智深随即露出了极度感兴趣的表情。
    他本就是无法无天的主儿,听到许飞想要杀朝廷命官,不仅没有丝毫的担心,反而是十分兴奋。
    反倒是林冲,在旁出声道:“许兄弟,这可使不得啊,正所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
    许飞打断了林冲的说教,看着林冲问道:“林大哥,你该不会以为,你被发配,高俅父子就会这样放过你了吧?”
    刚刚鲁智深认为许飞不知道林冲被发配的原因,所以已经与许飞说了林冲的情况。
    林冲一愣,没有回答。
    鲁智深则是不满的讲道:“怎么,我兄弟现在都被发配了,他们那对狗贼父子还想怎么样啊?”
    许飞笑看着林冲讲道:“林大哥,在京城多年,难道会不知道高俅父子对待自己的对手会是怎么样的吗?
    另外,林大哥,难道你不知道高衙内的性格,他既然已经相中了你的娘子,现如今你不在京城,难道你认为高衙内真的会放过你的娘子吗?”
    林冲顿时露出了惊慌的表情,最后有些不确定的讲道:“丞相大人已经答应我了,会在京城帮我照顾我家娘子的,而且仇五兄弟此时也在家中保护我家娘子,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许飞呵呵一笑,此时的林冲心中还是对朝廷有强烈的归属感的,所以便认为自己在家中的安排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了一下,反正龙儿等人也在京城呢,林家娘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所以也就没有继续劝说。
    开封,林府!
    “咳咳!”身穿素裙的林家大娘子,此时面色有些苍白坐在那里,不停的咳嗽着。
    很快家里的下人就端着汤药走了进来。
    “大娘子,这是刚刚煎好的药汤,喝了吧!”下人是一个老婆婆,是跟着林家大娘子来的林家,更是从小看着林家大娘子长大的。
    “谢谢康妈。”林家大娘子低声讲道。
    康妈轻声安慰道:“大娘子,老爷已经离开几天了,想来他要是知道了你现在的情况心中肯定也是非常担心的。”
    林家大娘子点点头道:“我知道的,大娘子放心,我就是普通的伤风感冒,吃上几剂中药便好了。”
    康妈叹了一口气道:“这世道到底怎么了,怎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呢,老爷是多好的人啊,怎么就成了现在这样了呢?”
    林家大娘子安慰道:“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此时房间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嫂嫂,柳家的那几位娘子来了。”
    林家大娘子一听,站了起来,道:“快请进来!”
    康妈讲道:“大娘子,你现在都这样了,不如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林家大娘子摇头,道:“自从相公被发配之后,他曾经的那些朋友便都没了音讯,反倒是柳家的这位妹妹,还有她的几位姐妹,每日前来,这样的恩情可不能怠慢!”
    说着话,柳飘飘,龙儿,绮梦,晴晴四人已经进来。
    正如之前龙儿所讲的那样,她和柳飘飘在之前的那天晚上探查了林家的情况之后,第二天便带着一些礼物来到了林家。
    那个时候林家大娘子正在感叹人情冷暖,柳飘飘几人的到来,让林家大娘子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当时便将龙儿等人引为了自己的闺中密友!
    “龙姐姐,飘飘妹妹,绮梦妹妹,晴晴妹妹,你们快请坐。”林家大娘子见到龙儿四人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同时吩咐康妈道:“康妈,上茶!”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龙儿四人也对这个温婉,柔顺的女子有了很大的好感。
    见到林家大娘子的情况之后,龙儿讲道:“妹妹这是怎么了?”
    林家大娘子苦笑一声,道:“可能是变天的缘故,一时不小心,有些伤风。”
    龙儿道:“你这是想念林官人的原因,不如去我们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一来可以散散心,免得睹物思人,二来,换一个新环境,也许对你的病情有所帮助!”
    龙儿等人来到开封之后,并没有住在柳飘飘的家中,而是拿着许飞给的银票,在开封租了一套宅子。
    林家大娘子摇摇头,柔声的讲道:“多谢龙姐姐的美意,不过这里是我夫君留下的,我应该留在家中帮他好好的照看的!”
    龙儿也只能是无奈的摇摇头了。
    女孩子之间,总是会有聊不完的话题的,即便是龙儿她们这样的女孩子也不能免俗,而且有了龙儿等人的陪伴,林家大娘子积郁的心情也有些舒缓。
    到了晚上的时候,龙儿更是拿出银两,让留在林家保护林家大娘子的仇五去定了一桌酒席,送到林家来!
    几个女人虽然没有饮酒,但也是欢声笑语。
    “让开!”
    就在这个时候,庭院内突然传来了喧哗的声音。
    “你们什么人,竟然敢私闯林府,不怕官府的人吗?”紧接着便是仇五的声音。
    仇五与林冲的相识,与鲁智深与林冲的相识差不多,仇五本事关东好汉,来到开封后,身上的盘缠没有了,心中仰慕林冲,便前来拜访林冲,同时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家传宝刀卖给林冲,换一些盘缠。
    林冲在知道了仇五的情况之后,直接将对方带回了自己的家中,仇五也是一个武痴,是不是的便会找林冲切磋一下。
    心中对林冲的武学还有为人做派,都非常的崇拜。
    现如今,林冲被发配沧州,仇五便自觉的担负起了守护林府的责任。
    “官府?”庭院那人的声音十分嚣张,“老子就是官府,林冲那个王八蛋都被老子弄的发配沧州了,还有什么人敢拦我啊?”
    人虽然没有进来,但听对方的话,便知道这人就是高衙内了。
    龙儿对柳飘飘讲道:“飘飘,你将林家大娘子还有晴晴带到一旁,这边的事情由我们来解决!”
    林家大娘子面色虽有些苍白,神情间有愤怒也有担心,“龙姐姐,使不得,这人是高俅的儿子,为人嚣张,若是让他见到你”
    龙儿轻笑道:“放心吧,区区一个高衙内,我还是没有放在心上的。”
    柳飘飘明白龙儿的情况,直接与晴晴两人一左一右的将林家大娘子搀扶起来,带到了里面的闺房。
    哐当一声!
    房门被撞开,仇五的身子跌落到了地上,一个身穿官服,手持长刀的男人率先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个穿着红色长衫,骚气与嚣张并存的男人。
    在这个男人的身后,还有几个打手跟随!
    这个男人自然就是高衙内了,而打伤仇五的正是出卖了林冲的陆谦!
    陆谦本是林冲的手下,一直表现的都十分谦卑,但林冲不知道的是,对方实际上早就已经投靠了高俅,让林冲带着兵刃进入白虎堂这件事情,便是陆谦出的主意!
    “哈哈,竟然还有两个美人儿在这里!”
    高衙内见到坐在那里的龙儿与绮梦两人之后,立即搓着手双眼露出了淫光!
    “来人啊,把这两个美女给我带回府内,老子要好好的玩上几天!”
    此时的高衙内态度嚣张至极。
    而他的那几个打手,早已经习惯了高衙内的操作,听到高衙内的话之后,直接走了上来,便要将龙儿与绮梦两人带走。
    几根银针在龙儿的手中射出,那几个打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感觉到了自己的膝盖处传来阵痛,同时立即感觉到双腿失去的直觉,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陆谦见状,直接拔出了自己手中长刀,“竟然是高手?”
    高衙内见状直接一个跳跃,躲在了陆谦的身后:“高手?”
    不等陆谦回答,高衙内又在陆谦的身后探出了头,嚣张的看着龙儿讲道:“喂,你们两个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爹是当朝太尉高俅,你们敢得罪我,让你们全家死光光!”
    “呱噪!”
    龙儿冷哼一声,虚空拍出一掌,陆谦见状,长刀横与身前。
    砰!
    一声脆响,陆谦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蹬蹬蹬连退数步,直接退出了房内,至于他身后的高衙内更是直接被陆谦撞飞!
    龙儿起身,走到了房外,“哼,堂堂太尉之子竟然擅闯民宅,这件事情若是被丞相大人知道了,在朝堂上参你父子一本,就算你父亲是当今皇上面前的红人,怕是也要受到一些责罚吧?”
    高衙内在地上爬了起来,面色狼狈,却又表现出了凶狠的样子,喊道:“你敢打我,你死定了,死定了!”
    陆谦出声道:“公子!”
    拦住了高衙内的话,面色凝重的看着龙儿,刚刚对方只是虚空一掌,便将自己打退,这样的武学修为,让陆谦为之震撼,同时也明白,他们今天晚上不管想做什么都不可能了。
    若是没有这个神秘的女人,今天晚上不管做什么,到时候只要一把大火,便能够将所有的证据付之一炬,但如果闹大了。
    正如那名女子所讲的那样,要是被丞相知道了,在皇上面前参一本的话,便是高俅叶耀受到一些训斥的。
    “山水有相逢,今天的事情,陆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说完陆谦转身,带着高衙内转身离开。
    至于被龙儿所伤,跪倒在地,发出哀嚎的那几个打手,陆谦看都没看!
    “龙姐姐,就让他们这么走了啊?”绮梦有些不解气的说道。
    龙儿笑道:“听飞哥讲,他们两人是会去沧州找林冲的,有飞哥在沧州,他们两个活不成的!”
    绮梦点点头,“好吧!”
    两人重新走回了房间,绮梦看着跪倒在地的那几个高衙内的手下,一人一脚的将他们踹了出去,然后又是一人一脚,直接踹出了林家的庭院。
    仇五此时已经站起来了,双目呆愣的看着龙儿与绮梦两人。
    在龙儿等人探望林家大娘子的这几天,仇五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们了,在仇五的眼中,龙儿等人就是一些普通的女人。
    结果,轻轻松松击败自己的陆谦,在龙儿的面前竟然连一招都应付不了,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
    同时也有了一个想法。
    “师父,师父,求求你收我为徒弟吧,我想跟你学习盖世武功啊!”仇五跪倒在了龙儿的面前,态度十分的谦逊!
    龙儿与绮梦两人一愣,谁都没有想到,仇五竟然会来这么一手。
    不过,龙儿随即便拒绝了仇五的请求。
    不过还是讲道:“你现在就去沧州寻找林冲吧,将京城的事情告诉他,我想到时候林冲会有自己的想法的!”
    仇五也知道这件事情始终还是要让林冲拿主意的,毕竟这是他的家事,道:“弟子遵命!”
    说完在地上捡起自己的家传宝刀,风风火火的离开了的林府!
    龙儿,绮梦两人看着仇五的样子,也是一阵苦笑。
    柳飘飘与晴晴两人在这个时候也与林家大娘子一起在闺房内出来了,林家大娘子向龙儿表示感谢。
    “龙姐姐,今日多亏有你,不然”
    龙儿笑道:“你我姐妹,说这些做什么,不过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若是还留在这里,难保那个高衙内不会去而复还,我看你就不如先去我们的宅子,等你家相公回来了,在定夺其他的事情!”
    有了刚刚高衙内的事情,林家大娘子这个时候也不再拒绝龙儿的这个建议了。
    高衙内与陆谦两人回到了太尉府,高衙内鼻涕横流的在书房找到了自己的老爹。
    “爹,孩儿让人给欺负了!”
    此时高俅正在书房内看书,想要成为一个奸臣,可不是不学无术能够做到的,而高俅也不单单是只会踢蹴鞠,就真的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
    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奸臣,所付出的努力,可能要比成为一个忠臣都要多!
    而千古至今的奸臣当中,和珅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人家熟读四书五经,各种古文经典信手拈来,不仅能文,还能武。
    传闻,乾隆时期,外国使者前来朝贺,和珅能够很好的充当翻译官的责任。
    高俅虽然做不到和珅的境界,但也是在不断地充实自己。
    此时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鼻涕横流的出现,沉声问道:“又怎么了?”
    高衙内立即将刚刚的事情告诉了高俅。
    高俅一听面色顿时一沉,“林冲都已经被发配沧州了,他们家竟然还有人如此嚣张!”
    说完之后,高俅看向陆谦问道:“那两名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真如我儿所讲的那样,那么厉害吗?”
    不等陆谦回答,高衙内则是上前朝着陆谦便是一脚,“狗玩意,刚刚你是怎么保护我的,竟然让我摔倒在地,对上两个娘们竟然都不敢动手了!”
    陆谦被高衙内踹了一脚,面上没有表情,只是抱拳道:“属下的错,没能保护好公子!”
    高俅摆摆手,道:“罢了,回答我刚刚问你的问题!”
    陆谦道:“禀太尉,属下也不知道哪两个女人是什么人,但对方口中提起丞相,想来是丞相派去保护林冲家人的!”
    林冲被发配沧州,太尉府的人对林家便不是那么在意了,自然也不会派人没事的时候就调查一下了,所以不知道龙儿与威远镖局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
    高俅冷声道:“又是那个老匹夫,早晚有一天,老夫要将搞得丢官弃爵。”
    “爹,你可要为孩儿做主啊!”高衙内开始撒泼道。
    高俅道:“本来除掉林冲的事情,我是准备等忙完了手中的事情之后,再动手的,既然他们现如今敢对我儿动手,那就不要怪老夫了!”
    “陆谦,明天你便带齐人马,前往沧州,将那个林冲除掉,只要林冲一死,其他的事情就都好办了!”
    高俅虽然是太尉,但在北宋的政治体系下,他是没有权利调动禁军的,能够调动禁军离开京城的只有皇帝。
    但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是被完美执行的,一个朝堂的腐败,势必是要从内部开始瓦解的。
    所以高俅这名太尉也有了一些本不该属于他的权利。
    陆谦抱拳道:“多谢太尉赏识!”
    “爹,我也要去,我要亲眼看着林冲死在我的面前!”高衙内立即讲道,对他来讲,既然是带大队人马前往沧州,那就没有可能还杀不死林冲了。
    高衙内如此想,高俅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听到高衙内如此说之后,也点点头同意了高衙内的要求。
    许飞与林冲等人,还没有抵达沧州,但却遇到了梁山的人。
    吴用亲自带队,李逵,刘唐等人跟随,还有几十个梁山伯的部队。
    这些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其实是鲁智深的缘故,鲁智深上了梁山之后,便将自己与林冲的关系告诉了众人,而梁山伯的晁盖也是听过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大名。
    在晁盖等人得知林冲被高俅父子陷害,发配沧州之后,便有了请林冲上山的心思。
    鲁智深更是拍着胸脯讲道:“林冲是我结拜兄弟,我一定将林冲带上山!”
    在鲁智深下山之后,晁盖认为该给林冲十分的尊重,所以随后便又派了吴用等人下山亲迎!
    但鲁智深在见到林冲之后,便知道了林冲并没有上梁山的打算,此时又见到自己在梁山上的好兄弟们,心中难免尴尬起来。
    吴用并没有看出来,而是骑在大马上,向林冲抱拳道:“林大哥是大英雄,我们本该千里接风,现在才来真是失礼失礼!”
    此时的林冲虽然是囚犯之身,但心中的傲气还是有的,而且此时的林冲也认为自己将来一定可以戴罪立功,重返朝堂,再加上自己与当今丞相的交情,所以此时的林冲实际上是有点瞧不上梁山伯的人。
    但林冲也不想让自己的结拜兄弟鲁智深太过为难,所以还是出声讲道:“林某戴罪之身,绝不敢受此大礼,我们还要赶路!”
    随后,林冲便对官差讲道:“走吧!”
    官差不怕林冲,怕鲁智深,所以在林冲讲完,带头的那位官差还是先看向鲁智深。
    鲁智深见状便明白了林冲心中想法,只能是无奈的喊道:“看什么看,我兄弟让你们走,就赶紧走!”
    官差听到了鲁智深的话,才带着林冲继续赶路。
    至于梁山伯的那些人
    许飞看到腰间插着双斧的李逵,在马上跳了下来,十分不满的对鲁智深喊道:“喂,你不是你都说好了吗,你这个大哥是怎么当的?”
    鲁智深也知道自己之前把牛吹得太大了,此时有些尴尬的讲道:“哎,我答应你们的,就一定会办好的,你们先回山上去,先回山上去!”
    李逵见状不满的上了自己的马,吴用则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看向还没有离开的许飞,好奇的抱拳道:“不知道的这位兄弟是何方人士?”
    鲁智深这个时候也想缓解自己这个时候的尴尬,所在许飞还没有回答的时候,便立即将许飞的情况讲给了吴用听。
    尤其是许飞的本事,更是一顿天花乱坠的吹!
    吴用听完之后,立即抱拳道:“原来是许兄弟!”
    许飞抱拳笑道:“吴军师客气了!”
    “军师不敢当,不过是山上的兄弟们随口乱叫的!”吴用矜持的讲道。
    此时的梁山伯还属于草创阶段,也就是说各种人才都想吸收的时候。
    “我们梁山伯山清水秀,兄弟齐心,许兄弟若是有兴趣的话,不如随我们上山如何,依照许兄弟的本事将来势必能够做出一番事业的!”
    吴用在招揽许飞。
    许飞听到了马车内传来金莲担心的声音,虽然跟在许飞的身边挺好的,但想到许飞若是上山落草为寇,金莲还是不能接受的。
    许飞对于金莲的表现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不在意,自然不在乎了。
    但对于吴用的邀请,许飞却是出声笑道:“听闻吴军师当初是一名私塾先生?”
    吴用微微点头。
    许飞道:“既然梁山如同吴军师所言如此之好,若是将来朝廷下旨诏安梁山,不知道吴军师到时该如何自处呢?”
    “你这人,说什么呢,我们梁山山好水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要那朝廷诏安做什么?”
    吴用没有回答许飞的问题,李逵已经大声喊道了。
    “只是好奇问问。”许飞也没有在意李逵的语气,只是将目光落在了吴用的身上,他知道在将来,朝廷的诏安旨意一下,吴用可是坚定的站在宋江这一边的。
    话说这吴用虽被称为智多星,梁山上的军师,但许飞对吴用的能力,实在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许飞看来,吴用其实就是一个犯罪团伙出馊主意的狗头军师,他所擅长的也不过是,下个蒙汗药、搞个离间计、绝人后路、伪造信函、偷东西、骗家属、打个埋伏、派个卧底,如此而已。
    这样的人,放到真正的战场上梁山征方腊的时候,便已经看出来了。
    甚至在后来,朝廷卸磨杀驴的时候,吴用这个军师,连获得一杯毒酒的资格都没有。
    吴用始终没有回答许飞这个问题,但他也看出来了,许飞根本没有跟他们上山的打算,最后抱了抱拳,带着梁山的人回去了。
    等吴用离开之后,鲁智深先是有些狐疑的看着许飞,最后忍不住的问道:“许兄弟,刚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许飞呵呵一笑,道:“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好奇你们这位军师的内心想法,不过很显然人家并不想回答我!”
    鲁智深却继续讲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的!”
    许飞想了一下讲道:“梁山伯是一个好地方,上面的人也有大部分是不错的兄弟,但有些时候人多了并不一定就是好事,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讲到一半,许飞看到了鲁智深一知半解的样子,随即叹了一口气,道:“简单的说就是,如果将来你们梁山伯真的有朝廷诏安了,我劝你一句,带上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兄弟,离开这个队伍,因为那个时候,朝廷只不过是把你们当做了夜壶,夜壶这个东西,用完之后,只有碍眼的份儿,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鲁智深愣在了原地,而许飞则是赶着马车追上了林冲!
    没过多久鲁智深也追上来了。
    众人继续前行。
    几天后,终于抵达沧州!
    林冲是犯人的身份,抵达沧州之后,自然也就没有了路上的待遇了,找到了当地的部队,林冲从一个八十万禁军教头,成为了沧州城的一个小兵。
    因为这里的部队负责人早早的收到了高俅的亲笔信,自然是不会善待林冲了。
    鲁智深见状又想大闹一番,但被一心想着戴罪立功的林冲给拦住了。
    一脸无奈的鲁智深找到了在沧州城里的许飞,此时许飞与金莲两人站在一处宅院的门口,而这处宅院原来的主人,则是在满脸欢喜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许兄弟,什么情况?”
    鲁智深赶来之后,好奇的问道。
    许飞笑道:“既然要在沧州待上几天,当然是要找个住的地方了。”
    鲁智深道:“那住客栈就好了,何必要这么麻烦呢?”
    许飞摇头道:“我不太喜欢住在客栈,有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方便!”
    众所周知,古代还没有什么隔音墙,砖墙之类的房屋,再加上金莲是一个豪放的女子,所以许飞知道即便是在沧州住不了几天,也依照以前的习惯,租了一个小院。
    鲁智深只是酒肉和尚,不是花和尚,所以没能理解许飞的意思。
    但鲁智深还是有些羡慕的讲道:“不过你这样也太浪费了,给他们的钱都够买一个院子的了!”
    许飞哈哈一笑,对鲁智深讲道:“鲁大哥,你知道钱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鲁智深道:“吃肉喝酒!”
    许飞纠正道:“钱就是用来享受的的,吃肉喝酒也是其中之一罢了!”
    鲁智深哈哈一笑,道:“有点道理!”
    随即问道:“那那间房是我的?”
    许飞无所谓的讲道:“只要你晚上不嫌吵,随便!”
    一旁的金莲听到许飞这么讲,俏脸一红。
    鲁智深哈哈一笑,自认为自己理解了许飞的意思,道:“放心,我也打呼噜,早就已经习惯了!”
    许飞:“”
    金莲则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鲁智深摸着自己的大光头,有些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官人,我们已经收拾好了,新买的被褥也已经帮你铺好了!”这座宅院原来的主人,来到许飞的身边,恭声讲道。
    许飞笑道:“谢谢,你们经常来看着点,若是这里没人了,我便是离开了!”
    主人忙道:“是是是!”
    :建了一个书友群,喜欢这的朋友可以加进来聊聊天,吹吹水,交流交流经验101589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