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你对这次榜单变动怎么看?”
    纪星河一手拖着下巴,看着眼前的榜单界面,目光深邃。
    “能压过秋长生一头,这个叫做林佑的人,很不简单,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他的王国排名。”
    纪云霜清澈冷峻的眸子中,闪动着一丝丝惊意。
    她作为长时间处在公国六阶榜单前五的人,自然对排行榜非常了解,也知道王国榜单的恐怖。
    因为哪怕是她,在王国中也只排到了一百多名而已。
    足以见得其他公国的天之骄子有多么强悍。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一直以来,王国榜单的前十名都是被圣耀王国里面的人霸占着,很少有公国的人能成功挤进去。
    然而这个林佑刚一出现,就直接冲进前十,甚至达到第四名的夸张程度。
    别说她了,恐怕现在整个圣耀王国里面的六阶领主都已经陷入一片哗然之中。
    好奇之下,她马上问道:“爹你知道他是哪里的领主吗?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你当然没听说过。”纪星河和蔼一笑,“因为他是上个月才刚刚降临的。”
    “上个月?这怎么可能!?”
    纪云霜伸手掩住玉唇,眼中的惊意瞬间放到了最大。
    一个月的时间,从刚刚降临,直接冲到六阶榜单第一?
    若不是纪星河亲口所说,她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其实我也非常意外,没想到我们大荒国里竟然出现一个这么有天赋的领主,所以就把你叫过来,想听听你的意见。”
    “听我的意见?”
    “对,最近边境战场那边,原煞界和真原界越来越不安分了,你一个人过去我有点不放心,所以就想找个人来代替你,你一个姑娘家的,还是少去那里比较好。”
    纪星河将纪云霜的手掌握入手中,轻轻拍了拍,眼中有着说不尽的宠溺与担忧。
    感受到他的关心,纪云霜脸上冷冽也渐渐化去,黯然道:“我只是不想让这么多同族死掉而已。”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这迟早会害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尽我所能的去为这一界战斗,我已经……见过太多人在我面前死掉了,就像那个时候一样,如果我再强一点,哪怕就一点,娘她就不会”
    说到最后,纪云霜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清澈的美眸中,含着浓浓的悔恨,跟自责。
    这是她从来没在其他人面前表露过的情绪,也只有在面对纪星河的时候,她才会展露出自己最柔弱的一面。
    “不是说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吗?”
    纪星河轻叹一声,眼中涌现出一丝悲色。
    他伸出手,轻轻擦拭纪云霜眼角的泪痕。
    “而且那件事,并不能怪你,你娘她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
    纪云霜抬起头,还想再说什么。
    但看到纪星河那宠爱的目光,又一下把话吞了回去。
    “这就对了嘛。”
    纪星河微微笑了笑。
    “不说这个了,还是谈谈榜单的事情吧,我刚才已经派人去叫上个月负责招揽新领主的人过来了,应该马上就到。”
    说曹操曹操就到。
    就在纪星河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大殿外就突然传来一声高喊。
    “洛云城领主,莫维求见!”
    “进来吧。”
    纪星河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
    接着,一位佝偻老者低垂着脑袋,小心翼翼走了进来。
    纪云霜见状,也起身来到王座旁边站定,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冷酷面容。
    “拜见国王。”
    莫维朝纪星河深深一拜。
    “免礼。”
    纪星河淡淡说道。
    他目光深邃,打量了一下莫维,才问道:“上个月到次位面去招揽新领主,是你负责的?”
    “回国王,正是属下。”
    莫维浑身颤了一下,只有七阶的他,甚至都不敢抬头与纪星河对视,同时心里面也是无比慌张。
    因为他并不知道国王为什么会突然传召他这种小人物,毕竟像招揽新领主这种工作,从来都是交给他们这些七阶领主来做的。
    就算有人过问,也只是他上一级的八阶领主过问而已。
    哪会想到会有被国王召见的一天?
    而且距离他招揽领主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才突然说要召见他,让他难免有些心慌,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
    他刚刚直起身子,就马上传来纪星河和蔼的声音:“不必拘束,我召见你只是为了问点事情而已。”
    “关于上个月的新领主招揽,应该都是由你来负责的吧?”
    “是的,就是由属下负责的。”莫维恭敬回答。
    “那你有没有印象,曾经招揽过一个植物系的领主?还分配了一个公国边境小城给他?”
    纪星河作为国王,对公国内所有领地的基础信息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只要他愿意,很轻易就能查出来哪个领主在那座城池。
    莫维没料到纪星河会突然问这个,内心惊了一下,便开始努力回忆起来。
    “好像确实有一个,当时因为评定很低,只有f级,我见他没有哪个公国想要,就把他招进了大荒国,难道是他做了什么危害公国的事情!?”
    对于林佑,莫维还是记忆非常深刻的。
    一是因为林佑很有礼貌,二是因为林佑是他招揽的几个f级领主之一,也是里面唯一一个植物系,所以记得清楚。
    现在突然听纪星河问起,他整个人都懵了。
    难道是那个年轻人做了什么损害公国利益的大事,让国王兴师问罪来了?
    想到这里,莫维瞬间冷汗直流,大气不敢出一下。
    自己当初的一时善念,难道要害了自己?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面对他的回答,纪星河不仅没有生气,反倒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记得他叫什么名字吗?”
    莫维不敢隐瞒,连忙回答:“好像叫林佑?相隔太久,属下有点记不清了,还请国王恕罪。”
    “恕罪?你何罪之有?我奖赏你都来不及。”
    “啊?”
    这下莫维更加懵了。
    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满脸疑惑的看向纪星河。
    他发现,纪星河非但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反倒脸上挂着一丝丝笑意。
    完全不像是兴师问罪的样子。
    难道说
    是因为那个年轻人?
    莫维百思不得其解,却又不敢多问。
    而在这时,纪星河的声音也再度响起。
    “这一次叫你来,其实是为了嘉奖你招揽有功,为公国招揽到一个宝贵人才,而且刚才听你说,那个林佑,是因为评定太低被其他公国排斥,才被你招揽过来的?”
    “是,是的。”莫维愣愣点头。
    “原来还有这种事?”纪星河一脸思索,又有些意外。
    没想到其他公国的人这么没眼光,竟然连这么优秀的人才都拱手让人,结果白白便宜了他们大荒国。
    这莫维还真是立了一个大功啊。
    想罢,他便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你招揽到的这个植物系的领主,现在已经登上公国六阶榜单的第一名了,算是给公国立了一个大功,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哦,啊?”
    莫维彻底的呆住了,一时间竟是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