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宗同气连枝,只是单独一个宗门就可以算得上一流,若是三宗合并,说他是一个超级宗门并不为过。
    半个月前的天外一战,这日月星三宗一直在旁观望并未插手,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实力不强。
    面对三位宗主的打招呼,苟启来只是随意应和一声,他们三人实力虽强,但比起苟启来还是差了一点。
    若是真的要对付苟启来,得把他们那些埋在土里的老祖宗挖出来。
    面对苟启来的冷淡。三位宗主并没有恼怒,在修仙界,强者为尊。这一条规则是印在所有上古之人的骨子里的。
    苟启来走到这群小年轻面前,然后慵懒的说道:“部队出身的站左边,机缘出身的站右边,靠天赋的站中间。”
    听到苟启来的命令,30多个小年轻立马开始站队。
    20秒不到,30人已经分成了三队。
    其中部队出身的只有五个,机缘出身的最多,有15个。
    靠天赋的也不少,共有十个。
    看到这样的人员比例,苟启来头疼了。
    无论是靠机缘还是靠天赋,那就说明在时代未开启之前,他们还只是一群普通青年。
    按道理来说,时代开启每个国家必定会伴随着腥风血雨。可问题是,华夏在苟启来的努力之下,和平的度过了这一段时期。
    也就是说,这25个人都是没有经历过人间险恶的。
    再说直白一点,他们除了击杀过一些没有太多智慧的中低级妖兽,他们其实没有太多的作战经验。
    这种人往往是最难带的,因为他们的思维还有一部分停留在那种讲公平的时代。可是哪怕有华夏镇压,这个世界已经不太公平了。
    “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新疆,那里环境非常恶劣,死亡率也非常高。”
    “注意,我不是在恐吓你们,我说的是事实,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可是面对苟启来的好言相劝,这30个小青年那都是站的笔直。
    苟启来:“……”
    我的祖宗呀!听到这种情况勇往直前没有错。可是我为什么从你们的眼神当中看不出一点慎重?
    当然除了那五个从部队出身的,这就是非常大的差距呀!
    众人来到郊外,然后御剑腾空而起。
    三位宗主直接捉来一只巨大的鸟类妖兽,并且强行驯服,四人就坐在鸟兽背上,其他人则是苦哈哈的御剑飞行。
    “苟先生,华夏的底蕴当真非凡,随便一出手就是这么多青年才俊。”
    “华夏的底牌当真是深不见底呀!”
    “还差了点,华夏土地广阔,而且现在的土地面积还在增长,再加上你们这些上古宗门,华夏已经捉襟见肘了。”
    “呵呵呵!”
    “苟先生谦虚了,这些小友顶多只算得上华夏的二代弟子。我等来华夏已经有些日子了,为何迟迟不见华夏的一代弟子?”
    面对这个问题,苟启来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
    “华夏的一代弟子当然是在雪葬当中咯!为了防止一些上古宗门图谋不轨,我们要留一手。”
    “而且像我们这些老骨头就不要随便动手了,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了。”
    “寿元尽了,就不要在那儿拖,该死的就去死,赖在人间干什么?”
    三位宗主:“……”
    你这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们这些老骨头应该拔剑自刎,然后给新人让位置吗?
    你们华夏的攻心手段可不凡呀!仅仅半个月不到,我宗门的有些弟子就已经向往现在的生活。
    若是没有我们这些老古董压制,恐怕我们这些上古之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归于你们华夏了。
    提问的老者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而月宗宗主却发言道:“苟先生,此次精绝古城之行,遗迹所获怎么分配?”
    “随便,怎么分配都没问题,但一定要公平。”
    “呵呵呵!”
    “苟先生果然仁义,那不如按往常的惯例如何?我们三个宗门与华夏平分,华夏先选。”
    “没问题,既然我来了,那就玩一点新花样吧!”
    “此次遗迹我们几位都不出手,全靠这些小家伙自己去找,是死是活全凭天意。”
    “这……”
    听到这个条件,三位老者迟疑了。存活至今的宗门弟子本就少,每一个都是宝贝,倘若在这些遗迹当中损失,那就太可惜了。
    “怎么,舍不得了?没什么舍不得的,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一个绝世天才,怎么也比一群饭桶要强。当初华夏要不是有我们几位先驱者扛下了这杆大旗,华夏恐怕现在已经陷入战乱。”
    “你们这些上古宗门,难道就不学习一下我华夏的理念?”
    苟启来所说的尽是事实,时代开启之初,华夏能拿得出手的人寥寥无几。
    但也正是这仅有的几个高端战力,震慑住了那些上古宗门。
    若是真的打起来,华夏当时的总体战力是比不过的。
    可时代开启之后,仅仅半个月,华夏整体实力就在突飞猛进。
    若有一天,华夏的总体实力超过了自己这些宗门,那自己这些人,还有资格和华夏谈条件吗?
    华夏的人口基数是所有上古宗门的十多倍甚至百倍。
    也就是说,总体实力华夏肯定会超过宗门。想要有说话的资格,那宗门之中,就必须拿得出几位高端战力。
    这高端战力,并不是指土埋半截脖子的那些老古懂,而是像苟启来这种正处于巅峰的天才。
    “好!”
    “既然苟先生有此雅兴,那我们三位也舍命陪君子了。”
    “那不如我们再玩大一点如何?所有获取的东西,我们允许这些小辈各自挑一件,来考验一下他们的眼光。”
    “好呀!你们这些宗门的修行经验非常丰厚。我华夏人没多少经验,不吃亏他们永远不会成长。”
    苟启来与三个宗门达成条件,随后他转身对旁边御剑飞行的华夏人喊道:“你们这群小娃娃听到了吗?考验你们实力、胆识、眼力的机会来了。”
    “机缘、危险、公平。三个主角必备条件都给你们备齐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这30人当中,到底谁是主角,谁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