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宁远陷入了沉思。
    即便已经过去了好一会,但此时的宁远依旧没办法直接平静。
    这样的一个经历他属实是没有想到的,毕竟他一直都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资格让第一号直接来见自己。
    他本来以为还要很久,起码需要到战争中后期,自己提供更多的国内乃至于国际上的情报之后,他才能见到这一位伟人。
    其实宁远还是有些小看了自己情报的作用,与党内此时对友好人士的看重。
    毕竟无论是宁远去往东瀛前还是回来后,他所传递地关于东瀛乃至于蓝党的一些情报。
    已经给党挽回了不少可能的损失,特别是回来之后,那一些情报不仅让党提前知道了蓝党部分潜伏名单,还针对蓝党自去年开始的“溶红、防红、限红、反红”政策做出了提前部署。
    也正是这样的功绩才让得第一号在来上沪处理事务时,会顺便见一下宁远。
    而宁远也真的见到了以前学生真正崇拜的人物,即便这个过程有些曲折。
    毕竟双方都要保证安全与隐蔽,所以会面的地点也选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
    并有着相应的保护措施,而后宁远便在江面上与第一号会面了,虽然这个会面有些简短。
    甚至这一次会面的主要进行人都不是第一号本人,在仓促的会面之后,都是那个叫第二号的人代为传递。
    但即便如此,宁远的样子乃至于身份都被第一号所知道了。
    这一点宁远显得很无畏,毕竟作为从后世而来的人,对这样一个伟人真的很难不心生敬仰。
    有这样一个机会见到今后的总理,宁远觉得这一次的世界已经值了。
    不过这一次确定完之后,他也算正式找到组织了,而他以后的合作人应该便是给第一号传递消息的第二号了。
    提前知晓剧情的宁远自然知道这个第二号的身份。
    在简单地确认一些信息之后,宁远便知道这个第二号就是自己以为的第二号。
    大成化肥厂老板董旺成,上沪情报负责人,手上有着上沪、延安乃至于莫斯科三条情报线。
    倒也配得上第二号的称呼了,也正是这一次之后,宁远同时也被授予了一定的权柄,也能调动上沪的一些党的力量。
    当然与权柄想共存的自然是责任,宁远如今除了要协调地下工作者,还要做出相应的部署,同时宁远也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正式的党内的任务。
    即便这个任务有些复杂,但不复杂也不会让宁远来解决这一个问题。
    不过这件事还是得慢慢进行,毕竟药品这些物资此时的他虽然掌握了不少,但他也是有配额的。
    动作太大确实能让别人察觉,这个察觉还不止是东瀛方面,就连他手下军统的人他也要防着。
    这样他自然得做的隐蔽一些才行,这都是需要时间的。
    而现如今他还有一些其他的的事务。
    说起来此时的宁远还真的很心累,职权往往意味着责任,他如今处理的事务实在太多了。
    甚至最有意思的是如今胶着三方的一些对抗,都是在他的部署下进行。
    更不用说宁远每一个职位上都有一些相应的事务。
    随着敲门声响起在宁远一说让门外之人进入之后,一身西装的宫庶便来到了宁远的身边。
    即便一开始宁远并不想让宫庶直接出现自己的身边,但随着战争的推进,东瀛方面的监管力度自然下降了。
    甚至真就将整个上沪的监管之权交与了76号和特务处,所以宁远也适时地将宫庶安排在了自己的身边。
    一场救命的巧合,成了宫庶成功“潜伏”到大汉奸“肖途”身边的开始。
    最可怕的是大汉奸“肖途”还真的对宫庶十分信任,这样一个开局,宁远已然将后面剧本的结局给写出来了。
    而同时,此时的宁远也都可以更好地与宫庶进行部署了。
    唯一可惜的是,宁远于党那边并没有一个合适并且可以信的过的人来帮助宁远直接交递消息。
    这倒是个麻烦的地方。
    而宫庶进来之后,先是关好了门,然后才说道。
    “先生,那个叫明台的小子并没有失手,虽然有些慌乱,但第一次出任务如此已经难能可贵了,只不过那个叫于曼丽的女学员却在事成之后多了不少波折。”
    “不过按着毒蜂的说法,他会解决这个问题的,并保证明台小组的质量,我觉得他们有资格加入我们的队伍之中。”
    而宁远听到宫庶的话,倒也有了一些思考,波兰之鹰死了,这一结果并没有超出他的猜测。
    长谷川刚,搞细菌战的东瀛陆军参谋,以前在东瀛宁远因为时间有限,没机会直接干掉这个家伙。
    现在还敢来神州,得到消息的宁远自然要结果这家伙的性命了。
    只不过对于这个由毒蜂极力推荐的明台小组宁远还是想着按程序考量一番。
    毕竟他的华北锄奸总队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地方。
    这么些年,不是真正的有素的人才宁远可是不要的,即便明台在宁远的记忆中是主角,但这并不会让宁远给他更多的优待。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不是简单地一个影视剧了,而是真正的一个世界,一个战场。
    没有所谓的主角光环,只有过硬的素质才能完成任务,才能保住性命。
    这一点连宁远都不能免俗,即便他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多,乃至于很多事情他都能把控,但他依旧不敢说他能在这场战争中一直安安稳稳。
    所以他对于明台小组的考量还是进行了,他不想因为所谓的主角优待便让明台直接免俗。
    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同样也是对手底下的人的,不过明台还是不错的,这一场任务虽然没有完美收官。
    但对于第一次宁远一直都是很宽容的,只不过该有的打磨依旧还是会有的,而这一切都需要明台小组真正来到上沪才能部署了。
    所以他对宫庶说道。
    “既然考核通过了,那便给毒蜂说明一下,就说他的申请我同意了。”